(特殊傳說,冥漾中心)Talk About Life

CP:无

分级:G,适合所有年龄观赏

篇幅:一篇完结

背景:原作世界观的现代时空(受57 Years Apart- A Boy And a Man Talk About Life启发)

角色:褚冥漾

属性:意识流

Tag:特殊传说、褚冥漾、角色死亡、BE?




那是一张很大的椅子,黑色的椅垫和木头的扶手!我睁大眼睛想看清楚摆在椅垫上的纸,但是那太高了。


看不见底的白色空间,眼前免强称得上是中间的位置有两张简单的木椅,我尝试眯起老花眼观察了下发现没有其他东西,两张椅子上都摆着一张折起来的纸条,除此之外便无。


接着我又想了想,既然看不到为什么不直接爬上去呢?然后我走向右边那张椅子,像是本来就应该坐在那里一样,但是椅脚太高很难顺利爬上去。


摆着椅子就代表将会有人需要,谁需要?两张椅子是代表需要商谈?谁跟谁?如果这是工会或者鬼族搞的鬼那不就危险了?


我跳了几下,然后左脚终于顺利跨上去,通常这时就会方便多,当我试图让自己将右脚摆上去时身体飘浮起来。


黑发的小孩在爬右边的椅子,他就像是忽然出现一般,我看着那孩子右脚架在垫子上,双手抓着扶手,似乎随时都会跌倒的样子。我把他抱了起来。


很大的手掌撑起我的身体,手掌的主人让我顺利拿到纸条还安稳的坐上椅子,所以一定是个好人,慢了很多拍才想起妈妈说别人帮忙要说谢谢,结果我却看着抱我上来的阿伯发呆,因为他看起来好眼熟,跟好久才来一次家里玩的叔叔很像。


我把小孩抱到椅子上后就座到他对面的那张椅子,忽然间零散的记忆蹦出来,我也顺着孩子盯着我看的举动,这让人想起一些无关紧要的回忆。接着我翻开纸条,上面用中文写了一些问题,对面的孩子有样学样地打开属于他自己的纸条。

「你觉得『年纪小』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恩……不能吃糖果?」可是糖果其实也没有大伯的绿豆汤好喝,所以我马上换了回答,「他们不让我参与家……家厨去秽!」


「家族聚会?」


「对!就是家族聚会,阿伯好聪明!」


「为什么不参加家族聚会是缺点?」


「呃…因为姊姊跟表哥可以参加。」


「所以你寂寞了吗?」


「不是我,我只是……好吧,他们排挤我时我可以去庭院玩,还是很有趣,所以也没那么糟糕。而且他们出来脸都像是感冒打过针一样。」我停下来,这个问题有点难,所以我把纸上用注音写的问题拿出来,如果他也回答不出来的话我就赢了!

「『年纪大』最大的缺点是什么?」


「有很多事情想做也没办法做。」我偏过头看向没有镜头的空白,「像是我现在没办法冲浪,但是年青时不敢。」


「哈哈哈哈哈!我已经会游泳了!」


「好,那我问下一题──」


「不行!你还没有说完!」


「刚才已经说过啦?」


「不行那不算!!你没有认真回答!你没有看着我的眼睛说话!我都跟你说家里的事结果你说冲浪!」


「哇阿──你几岁阿这么会想。」


「姊姊教我不要相信陌生大人,不管怎样总之先生气假装不认同不相信再问一次。」


「你姊姊教得很好。」


我挺起胸膛,没有人比姊姊更聪明,虽然她很凶而且总是说些听不懂很深奥的话。


「那好吧,我想最大的缺点还是没办法去做年轻时可以做的事──等等先别生气,听我说完。」我伸长手臂摸了孩子的黑色细发,「我放弃选择暗恋十年的人,没有结婚也没让父母再走前看见孙子,虽然我觉得他们不在意。」


「这跟最大的缺点有关系吗?」


「有阿,我已经没有时间去爱所爱的人们。」


「喔、好吧,我不知道我这样算不算赢……但是我很爱族人们。」




我温和的朝男孩微笑,「你会想快点长大吗?」


「希望。」我跟着阿伯一起笑,我觉得他笑起来比较好看,每个人都不应该伤心,「这样就可以学姊姊现在读的书,跟表哥去其他地方玩!」

「换我问,你会希望自己在年轻一次吗?原因又是什么?」


「这个问题在于我是否有能力尝试回到年轻的时间。」


「什么意思?妈妈说每个人都只有一次机会阿。」


「你知道的,大人总会有一两个不会告诉小孩的秘密方法。」


「不公平!!」我尖叫,兴奋地大吼:「这个方法能让阿伯年轻?可以到我这个年纪吗?」


「理论上来说应该可行。」


「那还可以在更小吗?」


「可以。」


「哇塞!这是不是就代表我把欺负小狗的同学丢到狮子笼里让他被咬然后在变小,这样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一样!」


「可以,但是你为什么想把同学丢到狮子笼里呢?它们可能会吃人,更或者笼子里没有狮子。」


「那我把他们弄到池塘,虽然姊姊说把人绑在树干上晒整天比较有用。」


「很有创意的点子,但是不觉得既然可以回到『年轻』,那怎么不尝试看看在小狗被欺负前把他带走会怎样?」


「这样好像比较好?」我歪着头,忍不住咬起指甲,「但是表哥说欺负就要欺负回去……等等!你还没说想不想变小!」


「哦──我还没说?抱歉,我忘记了,人老了总是记不住东西。答案是想的,但是我并不会这么做。」


「为什么?这样你刚才说第二次机会不就浪费了?」


「因为年轻本来就只有一次,大把的时间更要学会爱惜,活在当下。」


「所以我还有很多时间,但是只有一次机会?听起来好矛盾……阿伯下次可以讲得的更简单吗?」


「尽量。」


「不要騙我!」




「你会恋爱吗?你觉得那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皱着脸吐出舌头,「像是吃到巧克力口味的跳跳糖。」


「为什么?」


「因为大家都说黛芬恋爱了,阿、我有说她是最近才被带来族里的小孩子吗?」讲到这里让我想起黛芬高大可怕的身材,「就当我说过。妈妈说她喜欢我,喜欢应该就是恋爱,但是我觉得很不舒服,就跟吃了可怕难闻又在嘴巴跳来跳去的糖果。」


「恩。」我的眼睛可能被笑容挤到眯起来。


「但是糖果很好吃……好吧,其实黛芬跑来找我玩时我会很开心。所以还不赖啦,如果她能跟我一样高。」

「恋爱会有小孩吗?」


「恩……如果你跟对方结婚就会有。」


「太棒了!那我会跟他玩乐高!那很有趣!而且他会叫我妈妈对吗?」


「你的小孩会叫你爸爸。」


「爸爸是什么?」


「提供你一半基因的男性。」


「喔,那我知道,就是那个偶尔来玩的叔叔。」我停了下来,「但是我还是最爱我的家人。」


「那很好。」


「你有爱上过一个人吗?那是什么感觉?」纸张的边缘已经有些发皱,因为刚才它被我不停搓揉,然后我抢在阿伯回答之前开口:「我记得你说过你有!」


「对。」我将酸疼的背贴上椅子的靠垫,手撑着头,「他是一个美丽的人,我们弄了很久才了解自己的想法。」


「你们结婚了吗?」


「虽然他有拿着戒指冲到我家过,但是最后我们没有在一起。」


「为什么?」


「因为我无法陪伴他一生,不管如何努力最终都会先他而去。」


「你生病了吗?」


「没有。」


「为什么你的答案总是否定呀?」


「因为我是大人啊。」


「好吧,妈妈也常这样讲,原谅你。」我有些不了解的歪头,晃着挂在半空中的脚,「但是你们还是可以在一起对吧?」


「对,不过生活不只有是非题,我必须考虑他的身分和我的情况,还有更多的问题混在一起。」


「你每次都是这样只跟自己讨论吗?我就知道,这样不行,你应该要讲出来,因为她也喜欢你啊,把别人排除在外视不对的。」


「你说的没错。」




「上面写要我给阿伯一些建议。」


「我的也是。」我将纸张对折成原来的模样,零碎的记忆拼成了出口,「我希望你不要丧失自信,的确有很多事情糟糕到让人愤怒,失望,如果是别人给你的就把它放下,如果是自己带上的就要克服,你要记住自己的想法……不要迷失,也不要忘记身旁还有其他人会支持你。」


「呃……我想、我的话……不要去做蠢事?像是找垃圾桶里有没有点心,我翻过,那里面只有小强。」我趴在扶手上闭起眼睛,可能是因为睡觉时间早就超过,「跟家人相处时间多点,像我一样。不要破坏生态,最近来家里的风精灵少好多,小幻兽们都很虚弱很伤心,我只能亲他们的额头还有拥抱,但是他们还是一样糟。」


「你做得很好。」笑容逐渐开始崩毁,还有最重要的一句话却想不起来,当年怎么说来着?己不欲勿施于人?好像不太对……等等!

我努力抓住仅剩的几缕意志,回想几十年前的一句话。

「人生里面有很多好事坏事,把握住你所能碰触的,然后用心去珍惜一切。」


「会记住的、哈阿……」我打了个哈欠跳下椅子,用力抱住阿伯,「去跟你喜欢的人结婚,我可以当花童。」


我用力地回抱小孩。


「好痛,你压痛我了。」


「最后一次,抱歉,你准备要离开了吗?」


「恩,我觉得妈妈再叫我,再不回应她会变得很可怕。」


「我想也是。」


「嘿。我们还会见面吗?」


「会的。」


「那……掰掰。」我跟阿伯挥手,妈妈的声音变得更大,我走到原本做的那张椅子后面,越跑越快,我听见妈妈再叫我的名字才想到很重要的情。

「我叫   !不可以忘记喔──」

阿伯也跟我挥手,可是太远了我没听见他讲了什么,希望他有听到我的话。


「   ,再见。」我看着那孩子渐远的身影,并了解到在这里的所有对话都不会留存再男孩的记忆中,因为在这之后他会因为亲眼见证自己一族之于他人是如何的存在而被迫忘记一切,所有事情都不会改变,尽管如此我仍希望那些话能在对方心中留下点痕迹,零碎的尘粒也好,或许未来就会不一样。

但那已经不再是我的未来。

「好了,该我啦。」

我撑着扶手站起身子,走到椅子背后,垫子还残留着温度,我将木头部位露出的纹理自细的摸了一遍,感受着树木生前的温度,想起似乎有过要笑着走完一辈子的约定,我尝试着在微笑中背对着两张椅子,那其实有点难,想要再次睁开眼睛的企图不是没有过,但世间万物皆不可规避时间的安排,所以我迈开坐了好一段时间却没发麻的脚迈开许久未见的大步伐,随着意识的朦胧发觉身体越是轻盈。

要对谁说呢?有时候人生就是该活的自私点。


我与时间一同分别。


评论 ( 2 )
热度 ( 12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