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哈漾)If I want 02

傳送門:01



「如何?」

「挺遭的。」

「有想法吗?」

「我不知道……最近也没有受什么重伤,出任务也很小心。」

「你有想过其他方向吗?」

「什么?」

「说不定是──你想一下、夜妖精的特性。」

「黑噜噜的、自带反骨属性、嘴贱不偿命、神经质?」

「褚……。」

「不等等等、好,我一下子想不到嘛。哈维恩那支大概是忠诚、负责?」然后他吞了口水,「还有,因为长久以来的命令失去种族任务的因素,可能还有点……我不知道,偏执吧。」

褚冥漾叹口气。

冰炎挑眉,「看来你自己还是清楚的。」

「所以才需要学长的建议阿。」

「我的意见就是。」冰炎喝完花茶起身,抓起挂在另一张椅子上的黑袍,把几张钞票放在桌上,「找个时间好好谈一谈。」

褚冥漾用气音哼着,「就从没见过你跟使者谈。」

「褚?」

「我什么都没说!」



褚冥漾在冰炎走后盯着窗外的雪好一时间才起身,柜台的员工咕噜地说着带口音的英文,他笑了笑用俄语回不用找。

金发的员工看着亚洲男子就这样穿着单薄的衬衫和一件实在称不上厚的白色大衣走进下着暴雪的迷雾里,他摇了摇头想现在的年轻人就是爱乱来,但他们这儿从不缺乏这种人,所以员工就只是习以为常的吸了口烟,希望明天不会在早报里看见大雪里发现一具游客的尸体,他可不希望影响到本就岌岌可危的光观收入。

他拿着抹布和餐盘走到角落靠窗的桌子,对着满水的杯子碎念了几下。

餐盘洗到一半时他忽然发现有那里不太对劲,他在这半时间内才对三位客人指过13号桌,也就是刚才那位客人坐的那桌旁转角的洗手间,但是他完全没发现那对似乎坐很久的客人们,接着店员后知后觉的想起那杯仍冒着热气的茶水根本不是店里提供的,见鬼的他们店里连茶渣都没有!



褚冥漾在大雪里随处晃荡,他接了个任务,关于一场异常暴风雪。

他有分心的想起部同样是从暴风雪开始混乱的电影,好像是土拨鼠啥的,大概是在讲个性糟透主角重复了同一天粗略估计大概两年有,并在其中自暴自弃最后成长的故事,如果他的人生也能像这样开个外挂就好了。不过也只是想想,他可受不了每天都看一样节目,玩半天游戏还没办法练升级,更可怕的是看不到漫画更新!

老妈丢掉他收藏多年的游戏片都没这么恐怖。

褚冥漾奴奴嘴,看着探查的结果随着光球跑回来,随后又拉出一条光丝,确定位置后他拍了拍手环握紧米纳斯,希望只是有人无聊乱放法术。褚冥漾祈祷着。


爆炸声撞上结界浮现的像是水光的波纹,褚冥漾压着手臂躲过子弹般的冰锥,夸张的是那堆往他爆冲过来的冰锥有他脑袋这么大!

好不容易躲过一波攻击,细针般刺人的风雪密集的扎到老头公的结界上,他只能把力量在灌进去避免那些针把妖师扎成刺猬。褚冥漾边跑边往力量源头发射子弹,一般情况他会避免过度暴露自己的位置,但是──他一个翻滚避开朝着厚颈砍来的冰刃,太可怕了!反派不是都要费话几句才开打吗? 

哪有人马上就放大绝!

人家都掌握他在哪还需要躲什么!该死的,他抹开沾在脸上的雪,感觉连气管都吃到了不少,因为他的肺现在痛到爆炸。

他持续修补老头公的结界,自己原本架的早在开始就被攻击者用槌子打破,除了那次让他偷摸到那个一言不和就开打的家伙几下后他根本只能抱头鼠窜,而且右手整只软软的垂在身旁,他连看都不用就知道怎么了。

『米纳斯。 』

褚冥漾忽然折返跑向对方,来不急改变方向的法术在他原本准备跑去的地方炸开,威力令人乍舌,这东西砸在身上还得了?不露死荒野才怪。

他知道自己对冰类的法术也算是驾驭的不错,不过在这种先天环境下他不可能赢过那位似乎是冰系种族的家伙,但擅长控水的他还有很多有趣的小伎俩可以用。

蓝色的掌心雷射出一发看不见的子弹─因为他把前几天画的新符咒塞进掌心雷里面─接着连停下都没有就直冲身形巨大的种族,他终于看清楚这家伙是什么鬼东西,而自己刚刚射出的强力水弹果然只在厚皮上留下小小的伤口,黏性子弹连几秒的时间也没拖到,大多都只是让那双绒绒巨腿的毛纠结在一起,哇哇、希望这个大家伙不是女生,否则要梳开这些恢复原本光洁的皮毛可不容易。

他边感叹在战斗中脑残的自己边闪开飞快砸下的巨槌,这次他已经能看清楚对方的攻击轨迹,果然不怎么灵活,第一次要不是被风雪给误导不然早躲开了,褚冥样腹诽几句难听话便踩上对方的手臂,利用槌子拉起的瞬间借力往上一跳,在空中又开了透明的两枪,一发直直射中脑袋另一发则是在射中前就散开,然后他只能用心祈祷这一切能发挥作用。

受伤的手让他无法平衡,用屁股跌在雪堆已经是目前最漂亮的落地方式,如果刚才的作为都没用他可能要考虑请求公会支援,这种程度不是学生型袍级(更别提他还是个白袍!)能应付的。

褚冥漾皱着眉头站起来,朝自己的手臂丢出预存的治疗符纸,到不是他这么自信背对着拿着杀人巨槌的大家伙,因为他很确定那东西在他落地前就安稳的睡死在雪地中,连学长都会败阵的安眠弹,米纳斯发明,只此一家独门配方!

褚冥漾扭了扭脖子确认右手恢复到不在傻傻地垂着就不再继续治疗,符纸不够,加上他其实没有修过专门治疗的课程。剩下的还有别的用处,如果他猜的没错啦。



把身上隐蔽法术在加强后他朝着风雪中心接近。

妖师敏觉感受到四周的气流所造成的暴风雪果然不是那只毛茸茸搞的,气息非常相像但仍有本质上的差异,就算还没确认褚冥漾也忍不住想要为自己添上一朵满分小花。

果然!

一个模糊的影子在操控着冰锥胡乱丢,风雪、人影、乱喷的冰渣、就欠一首欢乐的背景音乐,这样他就不会觉得那家伙疯了而是在演一出闹剧,因为对方正在攻击没有人的地方,对、没有人、炸起的只是一堆雪堆而非肉块。

太神奇了!

这虽然是他预测好的情形,但是没想到居然可以这么──wow!差点说出标准flag。褚冥漾拍了下自己开始走神的脑袋,总而言之妖师的言灵这回也出了不少力,简直就像帮他开了免付费外挂一样爽快!

只差最后一步啦,他几乎要唱出歌来迎接结束任务的温暖家园,朝人影所在的位置射出黏性子弹加强版,又迅速补上好几发符咒凝成的子弹困住对方。
风雪逐渐变小,褚冥漾呼出一口气,真是天杀的漫漫长夜。

当阳光从云层倾泻而下时他终于看清楚祸首是谁,然而时间已经不够他逃开。



他被一个该说是灵体还是结晶体的东西掐住脖子高举离地,对方冰冷的眼神向是要置他于死地──等等,他现在确实就要死了!

褚冥漾左手发力遏止着对方越掐越深的手,胀红着脸无法呼吸,该死,他怎么就没有想到目标不是非形体的可能?

「嘿……我们、何不好好、谈会?」

对方根本没理他,交涉没戏。褚冥漾左手伸进口袋,忍痛朝几公尺外的冰雪开枪,并不是他不想伤害人才有忍痛一词,是因为用那只还有着半重伤的右手开枪痛得要命。

他原本以为朝那个躺着呼呼大睡的毛茸茸开枪─当然没有真的打到─会让这家伙出现紧张造成的空隙,谁知道那只结晶化的手把他掐的更紧,照不照剧本来啊!

好吧,他可是有做过交涉选项的,等会发生什么可不是他的错。

褚冥漾决定这是最后一次开口,「我给你三秒呃……」

然后他被掐的直接半晕过去,视线黑掉前他至少还来的急甩出最后一张金红色的符纸,繁复的阵法在他们脚下过散开,张牙舞爪的划破空气,狂暴的火焰窜升天在空旷且湿度级高的雪地燃烧了至少十秒有。

妖师早先架在最外围的结界努力撑到攻击结束才逐渐洒落成冰屑。



具当地人所说,他们只看到暴风雪在一阵奇迹似的光芒爆散后停止。



褚冥漾艰难的拉开眼皮,雪花停留在妖师黑色的睫毛上显眼的像是泪珠,睫毛晃动下后抖掉开始融化的雪,他爬起来拨开身上的冰渣,捂住脸从手指的隙缝偷看自己的腿,确认他们还算完整后才呼口气,幸好老头公反应及时,不然呜──他不敢继续想像。

那家伙还好吗?

他起身后打量起浑身冰的原形,一块闪着流光的水晶,应该是上个时代留下的东西,不知道从历史价值和本身开的底价可以飙到多少卡尔?

接着褚冥漾开始尝试挖出埋在雪堆里的石头,正确来说晶体附近分散着其他有力量的石头和泥土一起结晶化,他开了四发子弹才融掉那些碍事的高原冻土。

不等那颗水晶醒过来褚冥漾就粗暴的往上丢好几个火符封印,随后他又吟唱了几句咒语捆住对方才安心的转往睡到流口水的毛茸茸那边,比照同法放上好几个符咒捆好,不同的是这次他用的是水和风组合的阵法,而非对待水晶那种粗旷美。

抽出原本预留的治疗符咒往身上丢后总算是神清气爽多了,原本以为会是传统故事那种受伤冰系种族影起暴风雪的桥段才留着没用,谁知道是一颗看起来浓浓古董味的大水晶。

「累死了。」

黑发的妖师碰的一下把自己跌落在雪推中,晃动手臂和脚在雪面上画出一个经典的天使图样。

「累死了。」

评论
热度 ( 9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