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哈漾)If I want 03完

傳送門:0102



「漾漾!!」

他接住飞扑的喵喵,猛烈的撞击让他不住干呕,他的右手还是半残状态好吗朋友,不心疼也至少避开重点伤害吧。

「刚才送来的结晶是漾漾解决对吗?」喵喵尖叫的环着褚冥漾的脖子,「那是至少两个紫袍的任务耶!漾漾好厉害!」

妖师抽开发疼的手臂,有一下没一下的抓着头发,其实他本来不知道是该交给情报班还是医疗班,不管给谁都会有认识的对他生闷气,但考虑到还有一只巨大动物跟自己受伤的手臂他毫不犹豫地选了后者。

「妳知道吧?」他低头靠近凤凰族少女的耳边压低声音说话,褚冥漾偷偷的扯起嘴角,绕着耳畔的呼气声逗着喵喵咯咯笑不停,「我可以作弊阿。」

米可蕥好笑的抓起褚冥漾的手臂,不轻不重的戳着上头几个明显凹陷的位置,看着对方想抽回去又不敢的脸笑道,「那怎么不作弊让自己不要受伤?」

「这个……因为我的分数总是在及格边缘?」
「喵喵喜欢这个回答。」凤凰族女孩从腰侧的背包抽出医疗用品,熟练处理起伤口,「但是漾漾,喵喵不确定你后面的妖精是不是同样接受这个回答喔。」

褚冥漾敢发誓,他用了比面对雪地毛茸茸更快的反应速度回头,赫然出现的是一个黑噜噜的夜妖精。

哇呜,他忽然有点能理解学长免强自己后受伤被夏碎黑着脸微笑是什么感受了。



「不可以欺负病人!」喵喵朝哈维恩摆了个鬼脸,拉起褚冥漾完整的左手走进医疗般其中一个空房间,嘟起嘴在关门前对停在外面的哈维恩打趣道:「走开走开,受伤时跑的连影子都不见,现在却挤过来打扰病人治疗?

「没关系,伤口其实不严重。」褚冥漾站到喵喵身后,仗着身高对门缝外黑压压─连情绪也是─的哈维恩安抚。

夹在中间凤凰族来回看了几眼后一副了然的点头,拍了拍夜妖精的肩膀,「没关系,之后如果漾漾生产的话喵喵会让你在产房里等的,以凤凰族的人格保证。」

「喵喵!」褚冥漾气红着脸尖叫。

「谢谢。」夜妖精有模有样的朝凤凰族点头致谢。

「哈维恩!」褚冥漾不满的怒斥,但却不敢表现得太不爽,「不要跟着起哄。」



「漾漾不要生气嘛,喵喵不是故意的。」女孩让吸着血水的泡泡飘开,拿起绷带绕着已经处理好的手臂,「哈维恩学长也没有生气啊。」

他抵着头呻吟,不想回答,天知道他们说那些鬼话时外面有多少人听到……

眼见绷带就要包好,褚冥漾却还没思索好要如何面对怒起值偏高的哈维恩,还能有什么原因?他三度对受伤的手臂叹口气。

送他自己煮的绿豆汤消气?不、说不定吩咐哈维恩去煮会更开心……等等,他忽然想起之前答应学长的绿豆汤跟红烧狮子头!绿豆汤是给了但是因为一直没时间再邀请学长到家里吃饭所以狮子头还欠着!

褚冥漾没发觉自己已经完全想岔,甚至开始盘算面对自己的食言学长会有什么反映,当他走神到一半时却被忽然嘞紧的绷带疼嘶气出声,才把自己拉出意识,他看着米可雅毫无悔意的微笑拍拍他的右手臂,「你看,这种才叫故意。」

「喵喵……」

「这是漾漾不照顾好自己的逞罚。」米可雅从旁边的柜子拿出一瓶药水,「喝完它,喉咙会舒服点。」

他叹口气乖乖喝的喝掉味到奇怪并且刺激的药水,直到里面一滴也不剩时喵喵才满意的微笑,褚冥漾开始猜想对方故意拿最苦的药水的机率有多高。

「漾漾。」

「嗯?」

「喵喵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可以啊哈──」他押着脖子扭了扭,抬头打了个大哈欠,一整夜的操劳真的非常累人,他急需一张床,说不定躺上去就可以睡死,忽然间妖师一个机灵才发觉自己应该要拒绝才对,马上接口力挽狂澜,「太私人的我会说不喔。」

「放心啦漾漾,喵喵是像千冬岁那样喜欢探听别人隐私的人吗?」

「不是。」但是女生八卦起来非常可怕,而且喵喵你都不打算顾忌下同学的名声吗?特别那是你的好朋友千冬岁欸!

「那就好啦。」米可雅唤出隔音结界,褚冥漾也甩出空间隔绝的符咒。

「三个问题而以,漾漾可以放心。」



『首先,漾漾有喜欢的人吗? 』

『在来,冰炎学长跟哈维恩学长漾漾原意把背后交给谁? 』

『最后,如果……。 』



他们传送回左商街,严格来说这里也不算是左商街,只是学校商店街有连结到的道路的其中一条,他开们后侧身让哈维恩先进去,不是他不让对方服务,这姑且算是身为主人招待朋友来玩的养成的习惯。

褚冥漾不太清楚自己应该要把哈维定位在哪。

学长、朋友、附属种族、侍从,或者是更为亲近的存在,嘿说不定是宠物呢……他打脑里的迂回,直接送上答案,他把哈维恩当成不可缺少的家人,然而对方是不是就不知到了。

他看着哈维恩已经转进厨房准备饭菜的背影,盘起腿缩在沙发上思索人生。他习惯对方的照顾、也努力去习惯背后多一个人跟着的感觉,虽然他总是说不打算把哈维恩真的当成随从用,但事实上却非常习惯时不时的叫对方做些奇怪又麻烦的事,问题是他真的有让对方做到最想做的事吗?以夜妖精的角度看来无非就是让他去揍人、打探消息或者来个翻转世界才是物尽其用的做法。

每次看到哈维恩面无表情地出现他总有种自己的世界在被对方一点一点的侵蚀,好像毒药一般渗入骨髓,值到他发现时已经离不开对方了。

褚冥漾用力的斗了一下,拍掉浑身上下的鸡皮疙瘩,太可怕了太可怕了!他是脑中风还是怎样?这样的想法太诡异太恐怖而且总觉得有种甲甲的味道,想吓死谁!

好不容易离开诡异的思考模式,他注意到手机正亮着灯,有人传简讯给他,会是谁?不过不管谁都好,他觉得自己需要个转移注意力的机会。点开讯息后是一个网址,发讯人是千冬岁,他传这干吗?

『这什么? 』他回传。

『有趣的论坛,漾漾一定要看。 』不到一秒就收到千冬岁的回覆,他怀疑的挑了挑眉往下看,『这可能是困扰你半个月之久的答案。 』

褚冥漾瞬间兴致来了,困扰他半个月的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哈维恩奇怪的态度,这是可以在网路论坛找的到的东西?总不是感情问题吧,千冬岁如果传这个过来闹他褚冥漾发誓会……诅咒对方下一次跟夏碎学长吃饭出糗。



夜妖精把已经可以从早餐升级成午餐的料理摆好后妖师也正巧擦着头发从冒着蒸气的浴室走出来,他注视着对方的脸蛋以及黑色的眼珠,非常意外没有在里面找到任何一丝愧疚,他原本以为褚冥漾会认为自己准备算擅自出任务受伤的帐,尽管他本来并无此打算。

「哈维恩。」妖师拉开椅子坐下,看起来跟往常一样,「你记我有过好几次受伤却没去医疗班的事吗?」

「我记得您所有的事。」

「哇这听着真有点……好吧,那你记得为什么吗?」

「记得。」

「我想想。」褚冥漾搅动着碗里的汤,撑着腮帮子,「我们说过,不要过分干涉彼此的私生活。」

「是的,您规定早上七点半到晚上九点这段时间是我可以跟在您身后的时间。」

「我定的那么仔细?」他惊叹了下自己的规则顺便惊叹似乎才过一年就忘得差不多的记忆力,「话说回来,其实我也没有什么实际的私生活,而你也不止这段时间跟着。」

妖师朝夜妖精眨眨眼。

「不免强自己。」

「终于有个记得细节的!」他用力拍掌,「不管我先前有叫你做什么事,只要情况危急到你的性命就必须收手,而且我也不能执行超过能力范围的任务。」

「……。」

「但这点我们都没做到。」褚冥漾耸肩,偏头思索了几秒点头,因为脸颊肿起的伤口只能朝哈维恩露出一个嘶牙裂嘴灿笑,「扯平,所以今天不准训我。」

夜妖精看着一副没事模样的妖师用左手艰难的使用筷子,起身去厨房拿了叉子递给对方,没有过多的行动,因为在众多的褚冥漾守则中有条是禁止过度照顾,不管他认为这只是多么普通的行为,对方也会认为自己这是在打算惯坏本来就很懒的妖师。

「谢啦。」

「不会。」又一个,哈维恩回到自己的椅子(褚冥漾很幼稚的在他最常坐的木椅上垫上煤炭精灵的坐垫,顺带一题对方的是龙猫),又一个褚冥漾守则,禁止充满敬词的对话。

「所以,你愿意跟我讲怎么了吗?」褚冥漾咬着叉子,话题像是大风吹令人措手不及,那双黑色的眼珠估溜估溜的转着,「鉴于这两个礼拜的异常。」

「我──。」

「让我想想看。」妖师的语气扬起莫名的兴奋、还有点诡异的狡诈,「然交代的?不……我觉得不像,而且今年我的行为举止优良可佳。」

「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或者针对妖师的攻击?」他停顿几秒对自己摇头,手指敲着桌面发出叩叩叩的噪音,「有可能,不过这也不是这几天才发生的,不至于让你这么异常,对吗?」

「嘘嘘嘘,别急的剧透,哈维恩。」他拉长尾音,眯着的双眼里似乎藏着笑意,妖师起身跨过桌面贴近哈维恩,竖起的食指压在对方准备开口的唇上,空气几乎凝结在这一秒,周围似乎弥漫着浓浓的糖蜜味儿压着他们,褚冥漾舔着自己的手指──是原本停留过对方嘴唇的那只。

清脆的笑声回荡在狭小却充满温暖的房间,夜妖精看着妖师翻出手机,本该违和的戏谑表情挂在那张平时温和的脸上却意外让人有种亲切感,或者说这种亲切感只有哈维恩能感受到。

「你想要追我吗?」



哈维恩几乎不记得那顿午餐是怎么度过的。

褚冥漾认为那是升上大学以来最爽的午餐。



夜妖精与妖师先天能力者的相处似乎回复正常,当校内都在相传黑噜噜的联研部校友只是度过了场艰难的生理期时,另一个爆炸的消息从清园席卷整个校园,杀的学生措手不及。

据说,妖师在又一次接受夜妖精和蔼的教训时拉住对方的衣领,用力一扯,世界顿时安静。

『我想这么干很久了。 』黑发妖师舔过自己的嘴唇,朝四周石化的观众们挑眉,没有人听清楚妖师后来说了什么,只留下褚冥漾拉起同样还没反应过来的哈维恩消失在传送阵中。

有趣的是校园论坛爆炸了。



后话:


「千冬岁,做个交易如何?」褚冥漾朝电话另一端的朋友微笑,开的水的莲蓬头哗啦哗啦的行程交响曲,「值回票价喔。」

『我怎么会拒绝好友的请求。 』千冬岁的声音也明显染上笑意,还有着奸商的气味,『说说看,跟刚才的网站有关? 』

「对,我想知道欧萝妲赌哪对,还有目前赔率最高,没错,最高的。」他关起水龙头,把自己放进满水的浴缸里面,简单讲述自己准备做的一些无伤大雅的小报复。

『我相信你,漾漾,但是你确定会这么顺利吗?学期快结束了。 』

「都可以抢银行还没办法玩玩赌博吗。」明明是疑问句却说得十分肯定,他看着力量的气流逐渐聚拢在手心,自信却不狂妄的开口:「只要我说它赢,还有谁能让它输?」

『那我们必须着手影响原本的结果了,你有什么好点子可以增加变因? 』

「有,这是场保证值回票价的投资。」



「你说,几颗水精之石能够让雷多缠着西瑞?」

『两颗?不,还是三颗,我想看不良少年被搞疯。 』



FIN

评论 ( 10 )
热度 ( 16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