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哈漾)Appreciate 02

因为之后有R18的关系章节被拆得很糟,字数分配不均,对不起>///<

傳送陣:01



褚冥漾拉起蓝色外套的帽子,周围一直有些微小的视线,似乎所有人都闲的只能对新来的人丢出疑惑的目光。

他的随身行李除了从他的小船里拿出的几件衣服和那银色的医疗箱以外就没有任何东西,但在这时来说已经足够生活,因为冬天降临的关系雪野千冬岁还给他一件蓝色的外套,就是身上现在穿的这件。

不过──他低头闻了闻自己,觉得对方可能单纯只是觉得给别人穿过不想再穿吧,毕竟他两天没洗澡,尽管温度低没有留多少汗,但味道或许还是有的,自己大概是因为习惯而没办法闻出来。

前面领路的据说就是接下来几天的好室友,对方压低棒球帽,外套的帽子也遮着头,一副比他这外来着还没脸见人的模样。

这副姿态眼熟到让他想起另一个总爱带着棒球帽遮掩那过于显眼漂亮脸蛋的人。


「这是你的房间。」那个人带他进入一间十分简单的房间,其实还有点破,但没有进水或是潮湿的感觉,房间的内床也是正常的,事实上还有完整的家具摆设。

门关了起来,他听见喀嚓一声,对方把门给锁住。

黑外套男拉下帽沿并抬高棒球帽,让褚冥漾能清楚看见自己的脸。

褚冥漾几乎丧失言语能力,只能错愕的张着嘴发不出半点声响,不是因为黑色外套底下同样黑噜噜的皮肤和外国人的脸形,也不是因为那副全人类都欠他钱的表情,更不是那双令人惊恐的热切眼神。

他几乎要兴奋的大叫,但长期没大声说过话的喉咙只能发出干哑的低吟,褚冥漾冲向对方用力的抱过去,力道大的将黑噜噜压退半步。

「哈维恩……吗?」他咬着嘴唇,似乎不敢相信眼前高大的黑炭是当年比他还矮的抖M。

「是。」

褚冥漾以为自己会哭出来,也做好忍住或着最后被笑的准备,但他却只能疑惑的抬头,平静的问起对方为什么在这里。


哈维恩住的地区在2022年11月底彻底被病毒侵蚀,他因为CIA的任务离群所居而逃过一劫,但他的家人……他找不到自己的家人,房子被翻空,食物和金钱全都不见,就连狗粮也不见,他意识到活尸疫情已经不可收拾。

他进入过五个不同团队尝试一同行动,过程并不有趣,2023年的夏季,他跟另外两人修好船离开。

最后他抵达这里,一开始只是打算帮忙一下忙协助重建这里这里,多半在协助击退活尸。

不知不觉就待到现在,哈维恩说,或许是因为自己根本不知道究竟还能往哪里去。


他们都失去的方向。


褚冥漾泡了一包过期两年半的花茶,听起来有点可怕但是他觉得应该还能喝。

已经消失了将近两半小时的下午。

他们简单的讲述灾难发生后的日子,哈维恩情绪平淡,毫无起伏的表情会让人有种他在诉说别人的故事的感觉,但是他们都是经历并活下来的一群,这之后会有多少人在意外中离开,生活就是战场,会保护自己的只有自己,不管是死去的还是活着的每个人都是敌人。

有时候他会怀疑这种生活还算不算活着。存活的人必须寻找食物、进食维持体力、躲藏在安全的地方、避开同类的袭击抢劫、远离已经死了却还行动的尸体,明明顶着受伤的身躯行动,忍受挫伤、骨折、发烧,每个部份都在宣示着身体仍然活着,问题是内在的核心还在吗?或者这里的每个人早已成了空壳……。


患者活下来了。

褚冥漾醒来就看见一个开心朝着自己笑的眼镜男──雪野千冬岁,他差点往对方的头殴下去,谁能接受安稳的睡眠醒来就是张放大的脸在自己眼前?

之后他们介绍他一位叫做米可雅的金发女性─他已经不想吐槽这里明明是亚洲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白种人─雪野说这位是他们这里的医疗部门负责人,米可雅将他带到城镇中心的一个地下室,他讶异的赞叹,因为那是间在这个时代可以称得上十分齐全的实验室。

米可雅简单的解释她们在城镇安稳下来后就致力于找出病毒是如何而来又该如何解决,因此这附近具有医疗背景的人都聚集在这里,这也是城镇的医疗能如此健全的缘故。尽管他们拥有了能应付庞大伤患的医疗人员和设备却仍然无法开发出任何一种有效的药。

褚冥漾点头,稍早他已经看过这里的研究进度,他们唯一找出来的药剂只能短暂的拖延病毒侵犯细胞的速度。

但这已经很厉害了,在这种环境下,短短两年就找出这些成效。


「你为什么会想把疫苗内容交给我们?」米可雅将视线从三张A4纸上离开,睁着湖水绿的眼眸,轻声的开口,「南方五百公里远有一处更大的营地,他们所能提供的报酬比我们多上许多。」

他点头,雪野所经营的管区明显收留许多无法正常行动或者还不具有经营能力的小孩,甚至在权力方面也没有想像的那么大,不管是要给他权力还是食物或者安全的居住都没有上一个营地可靠……最后一个其实还不坏。

「我找过,但他们拒绝外来者的帮助。」他简单用一句话表示,概括了所有暴力的过程和尔虞我诈,这不和平的部分最后只能留下一种米养百种人的感叹,他无法决定人的样貌但至少能决定要给予谁帮助,况且在这之前他已经十分努力的公平将疫苗提供给所有他能遇到的人,之后对方的反应决策他也是爱莫能助。


为什么会把疫苗交给他们?

他也不知道,或许只是没有目标,又或者只是承袭别人的愿望,更获是在不知不觉活得越来越不像自己。


「哈维恩。」

「在?」

黑皮肤的男子随意擦了几下湿漉漉的黑发,褚冥漾看着水珠在发尾荡呀晃的,眯起眼睛叹,「你为什么想要进入CAI?」

「我以为您不会提起这件事。」

「以前可能会避开,但是现在。」褚冥漾指了指自己,「自从发现没有人在意病毒是否人为,仔细想想好像也没什么不能问的。」

「如果我说是为了您,您会相信吗?」

「……我们的生活似乎从很早就脱离一般所谓的正常。」


哈维恩回到了沙发床上,褚冥漾想了想后从自己的床下来,脑袋里浮出头发还是湿的居然就睡觉的碎念,他学起认识的人的习惯动作缓和且轻柔替对方擦头发。

他知道哈维恩在困惑,同时也知道对方注意到自己想问的根本不是什么鬼CAI,问题的答案没有说开的必要,之于他其实也不重要。哈维恩清楚知道褚冥漾有更想问的事情却没有提出来,有时候相处得太小心也是个问题,通常他会尝试着解决这之间的隔阂,但是他真的很累,而且在这里的停留也只是短暂的休息,不久后他又会上路,寻找其他需要疫苗的人类,这是支持着褚冥漾走到现在的唯一信念。



TBC

评论
热度 ( 7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