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哈漾)Appreciate 04完

终于不坑啰,洒花www

傳送陣:010203



他们互相拥抱,等待着气息平缓。

褚冥漾忽然觉得好空虚,世界就像是失去颜色的老照片,所有的景物都是从前,退潮过后的海岸什么都不剩,徒留下无止境的垃圾,和一大批死在岸上的鱼。


等他注意到时,脸颊已经湿润的一蹋糊涂,他几乎无法说正常的话,只能发出断断续续呜咽声,哈维恩用以种褚冥漾无法解读的目光看着,而他仍维持着被环抱在对方怀里的姿势,外面的灯已经暗下来,他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哈维恩模糊的表情凝重,像是被深深伤害的动物以一种小心翼翼的方式看着自己。

褚冥漾惊觉自己做了一件非常过分的事情。

他揽住哈维恩,先是担心超困兽袭击般轻啄在对方唇上,随后得到允许便加深这个吻,哈维恩的舌头滑过他的牙龈,随后交缠在一起。分开时拉出的细丝借着窗外的灯泡反着射着微光,随着两片唇瓣的远离断裂,落在两人的胸膛上。


他将头倚靠在厚实的肩膀上,闭起眼睛不去看。

「要帮你弄出来吗?」他指着射过一次仍耸立的男性象征物。

「你需要休息。」哈维恩叹息。


「……谢谢。」

「幸好您说的不是对不起。」


那晚他做了一个梦。


非常久远的梦。

还没有行尸、没有大地震、没有成长后的烦忧以前,非常非常幸福的梦。


天气晴。


下过雪后的天空显得异常明朗,完全感觉不到连续两周的大雪所早成的灾害,城镇的每个部位也恢复正常运作,除了没挺过冬天的,因为那神奇的疫苗他们已经很少在丧失同伴了。

雪野千冬岁深了一个懒腰,离开阴暗的办公室,窗台上可以清楚看见忙碌的人群。办公桌摆着东西已经处理完,针对冬天的存粮也是足够,只要属于伯里克的营队不来袭及他们抢夺资源那么应该可以平安度过。

但这是不可能的,伯里克被自己的属下背叛,背叛着带着大部分的资源连夜谴逃,大雪让伯里克无法追踪而损失惨重。这跟他们无关,但伯里克很可能因为这而对这里发出攻击,这绝对会是一场难熬的战役。

雪野叹了口气,烟已经烧到手指处,这里没有种植烟草,他应该找天把这戒掉才行。雪野摆手打发站在房内待命的秘书去关心他们的特攻队队长,希望她懂得这个「关心」的含意,没有人知道那个强的像怪物的伙伴已经有多久没有离开过那栋房子。


算了算,自从他们寻获褚医生的尸体已经过了三天,房子大门也有三天没开过。

雪野只能期待哈维恩在一个礼拜内恢复过来,伯里克不会等人的,他们现在正处于随时会被袭击的危险。


尸体并无变异的状况,从伤口他们判断腹部重枪是主因,失血过多而造成的死亡。

因为褚医生的存在本身就很例外,他是在这末日带着奇迹解药而来的人,有许多阴谋论者发出病毒其实就是褚冥漾研发的,但雪野还是为他办了一场庄严的丧礼。

尽管有不少人怀疑,但更多的人尝试把褚冥漾塑造成神一类的信仰。

他认为这没什么奇怪,因为他们藉由尸体上留存的资讯发现在外海停有一操不算小的游艇,雪野判断褚冥漾应该是驾驶那艘游艇到这里,停在外海后乘着小船到他们所在的这块区域。重点在于,那艘游艇上面摆的物资以及医疗用品十分齐全,甚至有更详细的疫苗资料以及研究过程,就连游艇本身都对他们有极大的帮助。

所以他完全不意外有人把褚冥漾视为一种救赎、或者信仰。


至于那些阴谋论,雪野选择将船上留下来的日记少部分交由里里纪载,其余的跟着尸体一起毁灭在火焰之中。

人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更大的阴影,而是能成为希望的光芒。


他的秘书慌张地推开门,停在门边喘气,脸热的看不出现在正是寒冬。应该是要先教育对方的体力增强还是敲门礼节,还是要先让秘书理解照顾的其他意义,雪野不着边际地想着,再严重也没有伯里克奇袭可怕。


「哈维恩先生……他……。」

雪野点头。

「不见了。」

雪野继续点──不对,「你说不见是怎么一回事?」

「房间里的背包衣服和食物消失,医疗部也说有少部分用品遗失……他可能逃跑了。」

「有没有更清楚的资讯?医疗资源什么时候少的?」

「前天晚上,因为找到褚医生的游艇而增加许多医疗用品,他们暂时无法精算数量,所以对于少掉的部分没有上报。」

「天啊──」


雪野用力抹一把脸,他好累,心累。


「这件事还有谁知道?」

「医疗部的米可蕥小姐和物资管理处的史凯尔先生。」

「……把他们俩人找来,马上。」


他看着烟屁股掉进污浊的水里,回到室内掏出抽屉里所剩不多的烟草,拿起纸卷起来,点火,烟是绝对要戒的,但不是今天。

大晴天,是个难得适合抽烟的好天气。

「呼……」

雪野看着远处废墟的尽头,上个世界已经走到了终点,他们却仍在这里屈膝残存,他摘下眼镜,风刮起黑色的浏海,他的脸反映在玻璃上,像是另一个好想、好想念的人在对他微笑。从褚冥漾口中听见夏碎死讯的那天晚上,如果没有莱恩抓住他的话,或许现在被隆重举行葬礼的是他也说不定。

至少,哈维恩那家伙记得带齐在出发。



FIN

评论
热度 ( 11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