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哈漾)On your side

喰种AU,大量OOC,BE我的锅。


00

「我的天啊这好好吃!」褚冥漾捧着脸颊,嘴里含着汤匙含糊地叫着,「哈维恩,你应该要吃吃看的。」

01

早晨由一杯高钙牛奶(长高用的,无论周围的人怎么调侃他相信自己的生长因子)开始,培根荷包蛋必须看时间,有时候褚冥漾只能依靠早餐店的手艺果腹,因为大多数时总是赶不上公车。

澄黄色的光线雾蒙蒙的从大楼间的缝隙顽强而升,每一扇窗户都将步入紫外线的洗礼,希望它们不会累积黑色素,因为要替玻璃美白是很耗时的,而且跟专柜橱窗里摆的美白保养品同样花钱。

褚冥漾搋起工作箱,经过玄关旁的落地镜时顺便检查了没有不小心把大衣穿得像是曝露狂,工作的前辈好几次被误认为暴露狂的纪录令人难忘,他无时无刻都得堤防着自己不会被当成变态的同好。

皮鞋的鞋尖朝着地面敲了两下,拿起架子上那只深蓝色的长柄伞后,他对自己微笑。

「早安阿。」

02

星期一的人潮。

连续两天的绵绵阴雨连空气都变得粘着,皮肤不用陷在水中就能感受到紧贴着的水分,他眨了眨眼睛排出因为睡眠不足产生的哈欠、又由哈欠产生的泪水,风扑在脸上冷的发疼。

手表尽责地告诉他时间流逝到哪去,大概是天冷起的早,加上他也觉得偶尔奢下不会怎样,更可能是新巴克店门外,那架小黑板上写的咖啡买一送一实在太诱人了。

当他向每位不小心撞到的人道歉、七晕八素的从人挤人的店里走出来时,握着咖啡的手掌暖的不行,但同时在接触到空气才发觉外头有多冷。

「阿。」

褚冥漾看着裸露的手指上头那些冻红的色泽才想到,他把哈维恩送的手套忘在家了。

03

「今天来的真早阿。」

「天气太冷拉。」

「那不是应该窝被子迟到吗?」

「都过了多久还可以损阿。」

「啊哈、那早安啰,睡过头的好同事。」

「再见,你个浑球。」

04

习惯性地翻开手机浏览通讯纪录,褚冥漾喜欢在开工前这么做,看着跟哈维恩的日常对话会让他一整天都能保持愉快的心情,而且等下还有场难熬的会议等着他。

05

银幕上跳动的资讯令人目不暇给,他撑着下巴眯着眼看着在前头讲话的上司,聚精会神的研究着发下的资料,他很想专注在大脑根本来不急处理的资讯上,但是那颗发片没带好的上司顶真的超显眼,褚冥漾对天发誓他不是有意在这种事情上纠结,问题绝对是那颗半露秃顶的头壳惹眼到不行,更别说还反射着萤幕的光,走到哪亮到哪,像颗小灯泡。

他已经预想到同事间的推文会是什么了。

『It's all fakes! 』、『Nothing To See hair*』、『Fifty lampshade of Georno 3*』。

06

「Bulb or Bald*. 」

褚冥漾回头,带着眼镜同为亚洲人的同事敲着手机,面带微笑,「这则匿名贴文有一百六十二个转推、五百三十四个喜欢。」

「哇。」他生硬的赞叹,「听起来像是某种谐音笑话。」

「超有才的对吧?」

「还挺有趣的,这是你想的吗?」

「谢谢你的欣赏。」亚洲男性推了下眼镜,褚冥漾考虑着要不要冒着得罪新同事的风险吐槽对方的眼睛根本没有下滑或是移动,「但可惜不是。」

「不论是谁。」褚冥漾摸着后颈轻笑了下,「他都很有种。」

「是阿。」

「恩。」他回应对方的赞叹。

「居然在开会玩手机。」亚裔的平稳地说话声却能听出极大的笑意,刻意压低的音量让人发毛,「真的很有种呢,同事。」

07

「所以你坐在我的斜后方?」褚冥漾哇哇的叫着,「而且还拍照!这是侵犯肖像权!」

「你刚才不是亲自删掉了嘛,这餐我请客,别放在心上啦。」

「不!而且你不也在开会拿手机出来,还想威胁我!」他用力地咬下潜艇堡坚硬的面包皮,「我不只会放在心上,还会刻在脑袋里的。」

「哇,亏我之前还觉得你很幽默,亮闪闪的前辈名誉要灰暗掉了。」

「随它灰暗去,我自己知道光仍存在就足以。」他用力地嚼着满口的生菜、熏鸡以及淀粉的混合物,企图在午餐时间结束前消灭眼前过量的食物。

「你应该去当作家的。」

「真的。」

「感觉你跟奇幻小说满搭的?」

「附议。」

「但是爱情文艺之类的似乎也不赖──」

「四手赞成!」

「......这位是?」

「猫猫觉得写BL是件非常伟大的事!」

08

「哈啰,我是上个月从纽约分布调来内勤的米可蕥,叫我猫猫就好。」她抓着坐在腿上的猫咪前肢晃了晃,「因为苏亚总是跟我在一起。」

「雪野千冬岁,日本,单身。」

「呃我也要吗?你们不是都──好吧、褚冥漾,来自台湾。」

米可蕥放手让猫咪跳到褚冥漾身上趴着,苏亚的爪子牢牢地抓着可怜的衬衫,她都能听见纤维哭泣的声音。

「还差一项。」千冬岁简单的接过猫猫没有说的话。

「什么?」褚冥漾同样简单的完全不理解现在状况。

「猫猫的苏亚,千冬岁的单身,漾漾的呢?」

褚冥漾恍神,但是他很快地就回过神来,中间的几秒恍惚看起来只像是正在消化问题的一种过渡。

「工作。」他说,「我把终生私订给工作了。」

09

米可蕥难过趴在餐桌上,女性的宠物苏亚跟着主人动作一致,顺利的摊在那堆散开的金色秀发上,褚冥漾思索着那只猫究竟是想安慰主人呢,还是打算谋杀主人呢。

「猫猫的钱包呜呜呜......」

「呃、所以这是?」

「女同事间的赌约吧。」

「到底你是新同事还是我是新同事?」

「她们早上就聚集在一起讨论,你没注意到吗?」

「抱歉,那时我在创作有关灯泡的双关。」

「Bulb or Bald! 」米可蕥抬起闪亮亮的大眼,原本趴着的猫咪被惊醒后跳到日本同事的腿上向主人斯气表达不满的威吓声,「是你!」

「不──」褚冥漾只能虚弱的呻吟着。

「猫猫的钱包得救啦!」

褚冥漾往新同事那边用自己水汪汪的小狗眼眨出三短三长三短的讯息,而千冬岁只丢了种锅不再自己的眼神。

呜呜呜换他想哭了那个白眼杀伤力好强......

10

褚冥漾讨厌实地勘查。

这只是他对于自己工作的为数众多中的其中一个抱怨,尽管坐在办公室更无聊而且还有无聊乘二的应酬,但是下雨天出门什么的,他的皮鞋在哭泣。

合作伙伴拿着平板纪录资讯,他则是收拾着使用完的装置,努力的把为数众多的仪器以一种夸张的方式塞进小箱子,待他整理好后记录资讯的伙伴也完成工作朝他走过来。

趁着空闲之余他又翻出手机,工时太长没有休假也是众多抱怨之一,他希望能有更多时间陪伴自己重要的人。

他忽然想起来自己很久没回家。

11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

12

如果有人问起,他只会这么说,事情发生的太突然,褚冥漾根本来不急叫伙伴,鲜红色的液体就从对方的胸腹中爆开,两条深红色如鞭子的东西从伤口钻出后往左右伸展──

他切开触手般的东西,咬开震撼弹用力往后丢,伴随着扛起伙伴的动作让手臂肌肉发出极大的抗议,拉着仍还有一丝气息伙伴狂奔上车是他最后的希望。

风呼啸的声音伴随着希望破碎的玻璃声快速接近,褚冥漾咬牙,转身把提箱底在身前,硬生生地挡下一波攻击。

把同伴尽自己所能的温柔放下,褚冥漾不敢大意的盯着停下动作似乎没有要继续攻击──但是他知道这只是短暂的休息,对方随时会准备第二回合,而他没有时间漱口或是修补伤口,任何时候都可能被KO。

天知道他现在只想回家。

13

他回不了家。

14

视线里只有茫茫大雨和无止境的红色、混着雨水的红色、混着泥沙的红色、混着肉末的红色、混着悲哀的红色。

谁能把这些弄坏的颜料洗掉?他需要新的调色盘,还有张新画纸,他好想重画自己的人生。

15

「欸你。」那个将他的伙伴弄死、将他弄残的喰种夹杂着狂躁的血气靠近,褚冥漾已经无力逼迫自己起身反抗,「不逃嘛?」

他没有回话,因为语言能力在三十秒前的战斗已经丧失,他知道这种情况,离上一次发生相隔了半年,还真是好久不见。

「嘿,这具尸体给我,我就给你一百二十秒。」

褚冥漾仍没有回更没有做出任何动作,忽然间他感受到自由,就像扑腾翅膀真的能飞起的白鸽,自由

喰种咋舌,强而有力的两对赫子竖起对准跪在地上的亚洲人。

「我还以为能让我爽快战斗的人会坚持更久,到地狱忏悔我对你的失望吧。」

听到这他忍不住哈哈的笑出声,因为实在太好笑了,所有人都在对他失望,这是某种安排好的整人喜剧吗?就像他准备葛雷诺的笑话一样?

褚冥漾透过层层的雨幕与那名喰种对视,喰种对于人类仿佛在笑的表情迟疑了一秒,仅仅一秒,那份笑容就送到眼前,他低头看向穿过自己身体并且刺穿赫包的刀。

但是这不能阻止他冲向人类的赫子,喰种同样笑了。

他从没见过这样疯狂又理智的人。

16

就快了,褚冥漾握紧武器,赫子刺穿了他的手但是他知道他仍在前进,因为就快了。

就快要跟你在一起了

17

他以为地狱是黑色、充满着泪水的味道和空虚无尽的悔恨。

事实上就是白色和消毒水以及麻药退后的疼痛组成的地狱,这也是地狱,另一种形式的地狱,他仍活在地狱。

18

早晨是由高钙牛奶、松饼和枫糖组成的,他不再需要仰赖楼下餐厅的早餐,因为他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自己要吃的早餐、或者说早午餐,假期就是这样。

躺在沙发上,旁边摆着吃剩的松饼和半杯牛奶,他提不起食欲,大概是第一次做的松饼真的太失败了,不该用小苏打份代替泡打粉这应该是要写在维基上的常识,因为成品根本不是食物该有的味道。

金黄色的阳光穿过装饰用的沙质窗帘洒了整片客厅,落地窗的美好,褚冥漾滚下沙发缩在毛茸茸的地毯上,任由紫外线洗礼他的身体,黑色素沉淀就沉淀吧,身為大零单身狗没有花钱跟专柜买美白保养品的必要。

19

「我的天啊这真的好难吃!枫糖和奶油没有用,它还是一样难吃!」褚冥漾推开自己煎的松饼,牙齿咬着着叉子含糊地叫着,「哈维恩,你应该要吃吃看的。」

20

阳光让银色的箱子一瞬间变得很奇幻,褚冥漾伸手拍了拍,趴下身体躺在地毯上,脸贴着箱子试图温暖质地冰冷的表面,然后闭上那双黑釉的眼眸。

「早安阿。」

FIN

注释:

Nothing To See hair│由时代杂志(好像是最近一期的)封面文字的Nothing To See here改的,如果我记错句子,那就无视吧因为它已经没有任何笑点了。

Fifty lampshade of Georno 3│格雷的五十道阴影2续集,葛雷诺的五十个灯罩3。

Bulb or Bald│灯泡亦或是秃头。

后记:

关于漾漾拿的不是远程攻击的羽赫武器这点,因为武器是用哈维恩(喰种)做的阿,考虑到哈维恩在攻击模式上更适合鳞赫或尾赫,所以漾漾就算不习惯近战也硬是给它用,当然啦还有刻意安排褚漾漾知道使用不擅长的武器死很快才故意用的这点。

有小伙伴推荐的翻译网页吗?我用的翻译会吃字和乱改语句,揪了三次还是有找到就放弃揪第四次了QQ


评论 ( 12 )
热度 ( 16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