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冰漾)Who is Water-Man?

超英AU,全文OOC,保证欢脱!

又名:谁是他妈的建筑破坏狂


美国的疯狂历经多年终于飘洋越海逐渐侵袭起平静的亚洲。

到不是说亚洲有多和平,但至少没几个怪物新闻不是吗?最大的灾害也不过就是食安、不可言喻的政客新政见或是某家赫赫有名的公司出了大包,以及地震海啸等无法预测的天灾。英雄更是了了无几,大部分在出名前就被规劝从良、少数规劝不听的被抓后以破坏公务或公共危险罪起诉,其中不泛打输官司蹲牢子去的。兴许是出自于亚洲的含蓄心态、民众对于异于常人的事件是抱有围观的心态,但支持?没有上前去讨砸坏物品的赔偿就不错了。

在这种不支持并微妙压迫的情况下,没有特殊人种保护的地区成为恶徒们的新目标,他们开始一点一滴的侵蚀着城市,从大楼蔓烧到乡野,从海岸延烧近混泥土地,当政府逐渐应付不来时,邪恶军团─网友们取的名字,富含嘲笑意味─已经大张旗鼓的迫害这片大地。

最开始是银行抢劫,对这片平静太久的区域而成功的银行抢劫案完全可以是身任头版好一阵子的新闻,随着时间近续,人们知道因爆炸倒塌的大楼没有CG动画来的壮观、随处可见的街头枪战就像高画质的战地风云、重要人士遭刺杀身亡屡见不鲜,每天都是耸动的新头条。

但是今天不太一样。

与往常负面的新闻和网路偏激的流言不同。


『新兴英雄──Water-Man 』


像是对比不法途径涌入的罪犯般,是道实质意义上的清流,身穿黑蓝配色紧身衣的正义伙伴。

杂志对这名超级英雄做出详细的报导,从首次出现到最近一次的战斗,网路版的页面还附有英雄高画质的战斗画面以及访问各个不同专业的分析。

有人说这名英雄处事作风显得年纪很轻,几位与Waterman对过话的名众则反驳其声音低成浑厚堪比隔壁的蝙蝠侠,年纪绝对很大。有的人认为这么久终于有了一个可以成为城市代表的超级英雄很棒,谁不喜欢正义与邪恶对势的题材?狂热者更是制作了不少这位英雄的周边,富有技术的迷弟们剪接了他的战斗画面,配上音乐就像是高预算制作的英雄电影预告一样,极具艺术细胞和创作力于一身的迷妹们为tumblr上能搜寻到的庞大标签量尽了最大的努力。

而在这群因为人为灾害和超级英雄间疯狂的民众之中,部分群众认为Waterman应该跟官方配合,并有不少阴谋论者发起抵制活动,表明这是场极其盛大的邪恶计画,谁能确保拥有强大力量的英雄不会哪天成为发动攻击的罪犯呢?


但这都不是他在意的。

对于见惯美国大大小小的灾害和可怜的纽约以及三天两头都要毁灭世界的情况后,这位平凡无奇的超级英雄至所以能让冰炎耿耿于怀,全都要归功于Waterman在战斗过程中,砸毁了伊沐洛工业、银幕墙十三片、大楼两栋、其下零散企业五十间以上。

而这些损失他能找而这些损失他能找Waterman寻求赔偿吗?不,不行,因为就连公司最优良的追踪技术都无法定位到那个爱砸房子的超级英雄,没错,超级英雄。

冰炎开始后悔起搬离美国的决定,因为这位破坏英雄甚至不是任何组织的,也没有加入过超能团体的纪录,在那边就算天天被砸至少还能找复仇者或是神盾局索求赔偿。

Waterman却连替自己办一个官方twitter都没有。


「要不要干脆找他当代言人?」

冰炎以马克杯与桌面碰撞的清脆作为回应。

「我们的确因为他的关系在网路平台的曝光率更高,明明被砸了不少地方但是股价反而上涨。」

「我记得今天有一位新进的研究员?」

「褚冥漾,麻省理工生化工程学毕业,我还是觉得找Waterman代言不错。」

「视察的时候顺便去研发部。」

「那原计三点跟安地尔先生的茶会延后到三点半,他还挺可爱的阿,而且身材很好。」

「直接取消茶会。」

「我了解你讨厌他总是毛手毛脚,但好歹是赞助者。」冰炎哼了声,好歹,最高评价的好歹,夏碎丝毫不受影响的接道,「而且是亚那先生重要的朋友,于情于理都得出席——对了,亚那先生最近很崇拜Waterman,前天才找我帮忙网购等身抱枕。」青年笑咪咪的关掉手机程式,语气就像是在唱歌那样,「还是限量的呢,为了抢到花了我不少功夫。」

「夏碎。」

「恩亨?」

「工作完成了吗?」

「还没,如果你父亲要我订Waterman公仔也算分内工作的话。」

「药师寺夏碎!」


冰炎受够了有关Waterman的消息。

夏碎倒是希望Waterman更活跃些。


但是他们都没料到,一个小时后在各大新闻版面出没的超级英雄就活生生地跑到眼前。

这场灾难源自于一个套着绿色外壳的人冲进他的子公司,扬言要盗取有关再生的数据、摧毁伊沐洛工业,冰炎只是冷淡地看着像是只巨大昆虫的家伙蠕动,还跟拍电影似的炸了大门,是个高调的白痴。

「上楼吧。」

「好。」

他们绕过正门,保全早就开始行动,压制住对方是迟早的事。

然而在一系列的碰撞、开枪、金属摩擦声后,蜘蛛网状的裂痕出现在墙面,混凝土块在眼前崩解碎裂,炸开的粉尘扑满整个空间,他只来得及看到绿色的残影,然后就被用力地提起来。大楼内部直到二十五楼中间都是中空的,他第一次注意到原来从上面垂直往下看那座摆在中庭的水池非常不符合建筑本身的风格。

以及人类的尖叫可以高频到几乎震碎耳膜。

吵杂的声音立体环绕在抽痛的脑门上,直到红色的血液落到眼前才发觉晕眩是受伤影起的,也许他该向地面还没逃走的尖叫乐团报团,或是用力挣扎,但是冰炎真的不觉得自己能做到什么,因为现在,他正被那只盔甲虫提着非在半空中。

他开始考虑效法Stark做一套自己的战斗盔甲。


倒不是说完全没有自救的手段,交涉或许是不错的选择,而且可以有效地拖延时间,再加上如果这只虫飞得够高,因为建筑物中空的部分是呈现往上缩减的三角锥形,至少到十八层,挣脱后应该能顺利勾到栏杆。

然而盔甲虫停在十七楼,也许是对于这栋建筑抱有跟他同样的想法,但冰炎不觉得这个家伙有思考到那些问题的智商,更可能只是因为这层楼刚好挑高并且有一整片落地窗,阳光与阴影间隔分明的洒入室内显得非常戏剧化,很符合开始就炸门的经典反派风格。

所以他只好开口,拖延时间增加获救机会。

「你要什么?」

「我要什么?」盔甲虫反问,红色镜片下的眼睛彰显著狂乱,「我要你——」

来不及说完的话穿破那片戏剧性的落地窗,并且毁掉十七楼的整片地板,消失在视野,而他则被一个穿着紧身衣的人抱着─冰炎拒绝承认那是个公主抱─跳入走廊。

就算听过英雄们的体能非常人,他还是对扛着一个男人的重量再藉由踹走盔甲虫的反作用力跳开紧接着完美落地宛若体操表演般──他甚至还抱着他做了两个还是三个的后空翻,这简直不可理喻。


「第三栋。」冰炎拍了拍裤子上的灰尘,没有一点像是刚经历过生死关头的人会有的紧张,甚至没注意到话语中微妙的音调。

「什么?」传说中的Waterman,堪比蝙蝠侠的磁性低音震动着空气,「你还好吗?」

「这是你砸坏我的第三栋大楼。」

「……我很抱歉。」紧身衣男子扭动了身体,冰炎发觉自己无法否认夏碎那句身材很好的评论,「但严格来说并不是我的错。」

「那是我的错了?」他要收回那句称赞。

「呃、我们可以不要那么两极?」Waterman摸着后颈摇了摇头,「年轻人不要这么容易就分化两边站,易怒老得快,头发都白了就是证据。」

「这是天生的。」

「哦?所以你天生附带易怒属性?」超级英雄歪了歪头,面罩下的脸似乎在笑,「或是年少老成?」


吼声震碎了大楼的玻璃,炸裂飞喷的碎屑打断他们的对话。几秒后连地板都微微震动,他们站的地面原本就离盔甲虫穿破而出的洞口很近,在这阵摇晃中不免波及而松落碎裂,冰炎反射性的往安全的地方退并且快速的从楼梯往下跑,Waterman直接跳出洞口与还在外面叫嚣的罪犯对势,疯子,他想,这里可是十七楼,没想到还真的有这样英雄派头的人,这个世界真是无奇不有。


这个世界真的是无奇不有。


盔甲虫与Waterman穿破下面的墙壁从外面扭打进来,他很纳闷怎么可以凭人类的肉体打坏水泥,穿着装甲的不提,Waterman踹出的那一腿带来的震撼仍烙印在视网膜上,形成炙热的残像。

或许是战斗造成主梁断裂,整栋建筑物开始往一边倾斜,较高楼层的墙壁传出艰难破碎的哀号,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他想到的居然是这里真的要成为第三栋倒掉的大楼。

幸好员工早就疏散完毕,他的大楼也不是偷工减料的建筑,也许或垮掉一部份,但整座倒掉的机会不──

冰炎从没这么讨厌过世人称之为flag的东西。


一颗看起来跟苹果没两样的东西丢到了楼梯间,他几乎是瞬间就推测到那会是什么,但是身体的动作跟不上思考,从转身、脚步改往上跑的动作没多久,会哔哔响的苹果炸裂开,冰炎可不是资源吃禁果的亚当,在所有事情里面他都是应该披着毛毯喝热可可,接受医护人员帮助安定心神的普通人。

他也许逃掉了直面迎来的爆炸火焰,但却被波及的整个人往外滚。

谁还记得这栋楼是中空的?

所以冰炎理所当然的,从空中坠落。

没想到的是他绕了那么多圈,最后还是得摔成肉酱。


预料疼痛并没有来袭,比起地板,首先接触到的是水。

异常多的水。

最先闪过脑袋的是他不能终止与设计这栋楼的设计师解约,因为那座蠢到出奇的喷水池救了他。但是很快他就察觉哪里不对,不管从几楼跌下来,都不可能靠水池得救的,更别提完好无伤。

从爆炸的震波回神后,冰炎发觉自己正在水中缓慢的下降,破损的大楼也因为不知道哪来的水柱而得以撑住。

落到地面后,他接过一直没有离开的夏碎递出的毛巾披在身上,冬日的冷风从破洞钻进来,现在的冰炎就像刚从海边打捞上岸的落难者一样,冻到不住打哆嗦。

盔甲虫看到他仍活着后像是打了针吃了药一样狂暴起来,冰炎边跑边看着更多往这里射过来的苹果炸弹,意外的是他没有多少惧怕,居然还可以分心的想着之后要把盔甲虫使用的机械做个研究。

因为整片的水墙挡掉了炸弹,爆炸后只造成了无数气泡和溅出来的水,但是那些水蒸气和滚水并没有波及到他们,大概只喷出不到一公尺就诡异的往下坠落。


他想起来Waterman被称作Waterman的原因了。


这名超级英雄不只拥有出色的战斗能力和一副健壮的体魄及耐打的身体,更有控制水的超能力。

上帝的宠儿,冰炎忍不住吐槽,这家伙从创世者那边还真是拿了不少礼物。


于waterman众多资讯中最有趣的还是他第一次显露控水能力的影片,因为大部分情况这名英雄都能靠优秀的打斗技巧解决,人们鲜少看过他使用超能力,网路流传的就那六部点阅率破百万的,而其中广为人知的那部影片他当然也看过——在父亲的强迫下,他们一起看来整个晚上有关Waterman的报导合集,和youtube上能搜寻到标有Waterman的影片。

在那部短片中,Waterman在水上游乐场救了一位坠溜滑梯的孩童,然而远方的章鱼触角就快把一名成年男子捏毙,情急之下超级英雄顺手借了怀中小孩的水枪,当初看到那段他已经憋不住笑容,但在父亲认真盯着萤幕的影响下冰炎最终还是成功压下了过于起伏的情绪。不过说实话,结局确实令人讶异,平凡无奇的水枪射出了强力的水柱,一百公尺远的巨大章鱼就被爆头,没有喷洒的脑浆或液体,巨大的章鱼极其缓慢的跌入泳池中。

从此一战成名,喔对了,还差点被取叫水枪侠。


「真的不打算让他带言吗?有鉴于救了你这点值得表扬。」

「你打算在这个话题鬼打墙多久?」

「直到您父亲不再天天传有关Waterman的消息给我为止。」

「你可以拒绝的。」

「不,那可是太上老板的请求,亚那先生无时无刻展现他对超级英雄的热爱,而且他认为像Stark那样找个英雄当代言是很好的主意。」

「不,那是Stark,那个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是钢铁人的Stark,重要的是,我一点也不想名称跟矿泉水广告一样的英雄成为公司代言人。」


当警察前来时,超级英雄已经不见踪影,那只盔甲虫的金属装甲四肢的关节处被往人类不可能扭到的极限转,肩膀以及背上的发射器也被整个拔掉丢在水池里,晕死的攻击者绿色装甲上面贴的多拉A梦便条纸留有潦草的字迹。

『因为他不肯弃械投降,我又必须解除武装,无奈虫虫全身都是武器,所以只好这样啦,希望你们不会花太久的时间把四肢扳回该有的位置(笑脸)』


当冰炎收完烂摊子后──还得应付来探望的父亲,他很感激亚那愿意在这时想到他,但是当那张单纯笑容的脸说着羡慕他们能亲眼见到英雄的话时,谁不知道这名头号迷弟是为了谁而来。

「天啊!亚!你居然没有跟Waterman拍照!那可是Waterman啊!」

「父亲,我已经跟您说过,他解决完事件后并没有逗留。」

「但、但是…对了!录影带的纪录没有被破坏吧?」

「父亲……。」

「亚那先生。」夏碎即时摆脱记者们的包围朝他们走过来,完美的打断那些该死的话题,「我们可以回公司在谈论代言人的问题。」

「但是亚从来都不跟我谈──」

「父亲。」冰炎朝夏碎含领意识对方可以备车离开,「如果您真的打算让那位英雄当代言人的话,那我们得低调行事,您不希望再发布消息前就走漏风声吧? 」

「你说的对!这必须是一个大惊喜!」


「所以你真的要找他?」夏碎看着开远的车子,好笑的想着那位父亲大概不知道自己被孩子用了个甜蜜的谎言敷衍过去,「Waterman?」

「下午的茶会帮我通知不出席。」

「好……等等,你不会真的打算找代言?」

「恩。」

「……。」

「你那表情什么意思?」

「不、我只是很讶异,非常讶异。」

冰炎对于朋友的讶异不可置否,他最初确实非常抗拒,但现在正是超级英雄狂上热门的时代,而且他父亲是多么希望见到Waterman本人,成功的话说不定还能离开被讯息洗脑的地狱,再加上亲自对谈过后对方也不像难说话的人——不提内容,但冰炎承认那些废话还是挺有趣的。

重要的是,遭到破坏的建筑以及庞大的开销总需要解决(他算过因战斗破坏的总建筑中十分之六是伊沐洛工业的),他再拒绝下去也没有意义。

「所以……你打算怎么找到他?我们当初可是用尽方法都找不到喔。」

他盯着自己被砸的半毁的公司,思考半倘。


「刊登广告怎样?」

「例如在被他打破的那几面广告墙24小时循环招募Waterman当代言人的广告吸引本人,顺便把伊沐洛CEO的私人号码写上去『有意应征请拨打这支号码,专门总裁为您服务』之类?」

「我是认真的。」

「好吧……也许我们该写:庆贺!Waterman的破坏有救了!伊沐洛工业还您一个全新的家──听起来很不错。」

「夏碎。」

「不,天啊,我道歉,都是我的错。」夏碎用力的捏着冰炎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开口,「之前是开玩笑的,偶尔合作上镜头没关系,但是找他代言意味着我们可能要为他的行为负责,就算实际上与伊沐洛无关,问题是你觉得普通人会这么想吗?」

「我是认真的,而且重建破损的房屋还可以打亮伊沐洛旗下相关的建筑业,外来的建商一直很难在亚洲拓展开来,这是难得机会,而且就算他代言也不代表我们要为他的破坏负责──事实上砸坏房子严格来说不是他的错。」

「这真不像你会说的话。」

「确实不是我说的话。」

「什么?」

「所以,你对广告有什么建议吗?足够新颖、显眼、又能直切题目的──」

「……Who is Waterman. 」


WHO IS WATER-MAN ?




TBC


下集预告:

「你说要我去当那个裁掉我又增加我英雄工作量少年白的代言人!?」

「薪水很高耶漾漾。」

「我还是有自尊的。」

「了解。你制服补了吗?距离夜巡时间还剩下五分钟。」

「……。」

「我来帮你吧。」

「不是,我没有补衣服的布了──」

「……还是去当代言人吧?」


後記:

內文提及的英雄全部是電影劇情,這邊的Stark是第一集用一句「I'm Iron Man」擄獲我心的超蘇Robert呀。

评论 ( 18 )
热度 ( 34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