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傳說/漾中心)侧面定律 02

Taichung PM7:00



老姊陪着我研究要填什么学校。

事实上老妈也满想参与,不过她正在跟老爸在电话中进行所谓的夫妻沟通。

这个情况很难得,因为家人们(包括我)原本都觉得有学校读就好,谁知道拿到成绩单后先是冥玥用狐疑的眼光看着我,老妈跟进看完分数惊讶地喊着要去庙里还愿,老爸直接在电话中哭出来。

绝对不是我的家人太夸张,而是历年来每逢大考必出事的我这回竟然平安考完,原本零零落落的英文甚至差一题就满分。

我姊在老妈高兴地要多准备食物庆祝离开后很严肃的看着我,虽然没有说话,不过我觉得那好像在怀疑我作弊了一样。

说实话这真的让人感觉到受伤,很痛的那种,不过分数确实高的可怕,而且不只英文,其他科都是,除了生物和作文以外都拿到了高分。再加上要解释也不知道该从哪里开始说,因是实际上就真的都会写,根本无从说起,所以我只好对她傻笑,充满尴尬的。

因为没有人预估到的高分,更没有事先研究过要填什么学校,我也没办法像其他同学一样拿到补习班问或跟班导讨论,所以最后是找老姊比较有空的一天在家研究,顺带一提爸爸也会回来。

「这个分数大部分国立高中职都没问题……主要是看你想往什么方向发展。」

「我也不知道,感觉好不现实喔。」

「回神,现实就是你拿了爆冷门的分数,不是学校选你是你选学校,恭喜。」

「那……师大附中?」

「没有那个屁股就别吃辣。」

「你自己说都可以的嘛。」

「褚冥漾?」

「好吗好吗──对了,这间是什么?好奇怪的名字。」

「亚特兰提斯学院,你英文不是满分吗。」

「我知道它怎么念拉,而且没有满分。我是说这间学校,名字这么奇怪,你们那时候有这间吗?有的话应该很多人研究?」

「我哪记得,自己不会上网查吗。」

「所以是新学校吗?啊!」我指着他下面另一间学校,「奇雅学院又是什么?它写是理工相关的,但是又没写是高中还是高职,没听过这个名字,私立吗?」

「白痴,国立或公立校名前面会加,不要这间。」

「为什么?他们学院登记是用英文欸,跟Atlantis一样,说不定是国际学院之类的阿。」

「你的分数可以上国立干嘛去读这些鬼学校。」

不过如果我的分数因为任何可能的突发问题变低的话,志愿单上面填的恐怕就是这些鬼学校了。

「志愿单什么时候要交?」

「呃、后天。」

「明天老爸会回来,今天晚上你再研究看看比较喜欢哪间,不懂的再问我,先吃晚餐。」

「好。」

这些填选学校的参考书籍其实满多的,除了写有学校代码的那本,另外两本是老姊不知道从哪里带来给我参考用,上面有历届录取分数和其他看不是很懂的详细资料,不过用的到的只有分数参考而已。

晚餐时被老妈揶揄了好几句,老姊也跟着故意刺着平时看着像白痴还意外的有脑子,突然间就好希望明天赶快到,等老爸回来就有同一阵线的伙伴,至少她们会先攻击老爸在攻击我,多个盾牌多份保障。

不过还是挺开心的,虽然感觉被刺了很多,但是我知道他们是为我开心,想到这点心情就很好,不好听的话瞬间变得像是蜜糖一样,差点憋不住笑容。

吃完晚餐帮忙收好碗筷后,趁着老妈老姊看连续剧时快速的洗完澡,头发没吹就缩回房间,老电脑开机要花一段时间,下楼到杯水顺便把丢在客厅的书本拿进来,那间怪学校想不在意也难,名字奇怪介绍也奇怪,八个英文组成的单词动不动就浮出来搔痒人心。

我找出印有奇怪学校的那一页,可惜没有学校网站介绍,所以只能折衷输入关键字查询。

查无此校。

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讶异,还有种阿、果然就是这样的错觉。

可能是乡下小学校没钱弄网页,不过这很不合理,而且我总觉得没那么单纯。

搜寻到的都是亚特兰提斯相关文章,那些神话对我来说没有用,我要找的是一间学校,而且它不可能是查无此校,查无此校就算了,绝对会有他的相关资料或企业之类,因为跟冥玥讨论到这间时她的表情不对,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我好歹跟她同一间屋檐下15年。

老姊感觉就是很讶异我会问,而且也不赞成,之前也问过其他私立学校反应都很平淡,没道理这间私立就突然态度转变。

Gyia也是。

等等?

与Atlantis不同,Gyia很好找,页面第一个就是他们学校的完整官方网页,精简的白色与灰色组成,有少量的校园照片,看起来比较像是外国学校,在台湾的可能是分校,也有学生作品介绍,得奖介绍之类的,除了地址与联络号码很奇快以外都像是正常学校。

虽然有点莫名其妙,不过我觉得这两间应该有关系才对,但总有种少了些什么的感觉。

「阿阿阿!」

我抱着脑袋把资料推到一旁,脸贴着还有咖啡味的桌子趴,反正我又不会填这些学校,管它的,随便拉,奇怪学校。

当天晚上我没去找老姐问学校,旁边房间的门缝透出的光可以知道她还没睡,还听得到断断续续地的说话声,不知道是在追剧还是和朋友聊天,再加上我除了对Atlantis抱有好其以外都不太在意,明知道老姊一副不希望我去读的样子还跑去问不是自找麻烦是什么。

所以难得的早早就关电脑睡去,关灯拉上窗帘后房间只剩从外头渗进的路灯光芒,虽然考完试学校放任明说不行请假但老是也根本不点名,不过我还是不太想迟到。

大概是想着迟到入睡,梦里的我就因为迟到差点被教室压死。

我还记得房屋裸露的水泥与钢筋,有些还会烧起来,黑白色的格子还有一大片水池。

凌晨四点,天还没亮时就在浑身汗的状态吓醒,这种感觉真的满糟,而且最后被压死前那片往自己冲过来的可怕影像挥之不去,躺回去只能在床上滚来滚去,摧残棉被和整头。

翻到了七点终于在闹钟的敲响下冒着两个熊猫眼爬起床。

清醒后还残留着压迫感,身体就像要破碎一样,筋骨抽痛着,就连脑袋都有点发热,刷牙漱口后突然抬头视线黑频整个人差点断线,如果老姊没有在用力敲门的话我可能就站着睡着,接着掉进马桶穿越异世界。

出家门五分钟后被转角的狗追,搭上公车书包被夹在门外(不是身体部位真的太好了),下车后发现口袋的一百块不见,买早餐的阿姨把鲔鱼起司蛋饼给成原味蛋饼,在到教室前边吃边走被排球砸到脑袋,洒了一地蛋饼。

等包扎完离开保健室时第一节课的钟声已经响起,三年级区还是有许多人在走廊上活动,甚至有人搬了椅子睡在外面晒太阳,大概是在行光合作用,我祈祷哪天能于他所愿发芽结果。

到教室后也是闹哄哄的,数学老师坐在讲台上的椅子坐着闭目休息,没有要管的意思,黑板也只写了自习两个字,日期跟值日生那边是空白的。

我的位置上好想被摆了东西,走进看后是两瓶喝完的空饮料瓶跟卫生纸,把它们清掉后翻开笔记本和分发资料,纸张维持着刚拿到的模样,不过参考资料被我在无聊时画了很多奇怪的图腾符号。

旁边打闹的同学撞到了后面的垃圾桶,飞喷的垃圾溅到挂在一旁的书包,我转头看着玻璃上反射的脸有着绷带的痕迹,这种宇宙无敌衰的惯例让人安心。

「同学,你睡傻迟到啦。」

脸上还有红色的压痕,看起来是被骚动吵醒,比起对我说的话更像是睡傻的家伙,貌似从早自习就睡到现在的幸运同学爬起来。

「还好吗?」卫禹指着我的脸「头,被球打到?」

「恩,没事,已经擦过药了。」

「你想好要填什么学校了吗?」幸运同学把椅子转过来,顺便拿着他的志愿单跟笔一起到我桌上。

「还没。」

「推甄没上,只能把期待分发了,果然不能把期望放太高,阿、好可惜,漾漾你应该也要试试推甄的。」

「我的分数……」应该可以?对阿,为什么当初推甄时我会觉得不行?

「我们考得差不多,没有那么糟拉。」

「推甄要准备的资料太多,我觉得分发就好。」

「这样喔,我听说中县有间学校工科感觉还不错。」卫禹翻开桌上摆的资料,找到一间国立学校圈给我看,「如果你也能分发到,我们还可以在当三年同学哩。」接着在圈圈里画了两点和一个弧,红色的笑脸盖在原本的学校名称上。

「米老鼠?」

「你会被梦工厂粉揍的冥漾。」幸运同学又在笑脸上加了两个圈圈,「这样才是米老鼠。」

「你才会,米老鼠是迪士尼的。」

「是吗?」

「对了,你的志愿单打算怎么写?」

最后我把前三个志愿跟卫禹填的一样,后面五个是分数一定能上的学校,为了安全也写了三间安全牌私立。

跟爸妈讨论后也加了几间其他地区的学校,老姊看完后只是冷笑着说没想到竟然有天能看到我填这些好学校在自己的单子上,她很感动,但是表情一点也不感动。

想说还有空位,我就找了几间感兴趣的学校填上去,原本空白的单子上填了十六间学校,看着那串落落长的单子,要落榜也难。

不过,显然我的衰运不只如此。

基本上在已经抱着可能要读私立面对高额学费的心理准备,很难再遇到更打击人的事实,不过命运一向喜欢对我开玩笑,特别是从出生后就形影不离的倒楣运气。

比起我这样高分落榜(不是自夸)更不可思议的是,分进了一间名叫查无此校的地方。

哇哇哇这个玩笑好高明,历年来高分落榜的案例不是没有,那种情况是他们填了需要更高分的学校,还只填几个,完全没有可以转折的余地才会这样,但是我填了十六间,整整十六间,里面甚至有我的分数绝对可以上的美术高职,和两间连我都会是前五名高分入学的私立学校,没道理会是随便填的最后一间上阿。

更没道理的是那间还查无此校。

超级没道理的对不对?整人也太大手笔,学校资料齐全,格子字体全部都对的刚好,就像是本来就应在上面的资料,哇,但是,不,这是假的,见鬼,没有这间学校。

那本完美出错的资料被摔在主办中心的桌上,犯人是气势凌人的我姊。

「你们搞什么鬼!印这种不存在的东西给学生填!」对对对这是耍人啊,要不要提醒老姊,下面还有一个Gyia估计也是有问题的。

「现在又查无此校!耍人是不是?!」

我看着柜台小姐们传阅资料,每个人看了都是吃到排泄物的表情,对吧,我就说这是可以写进都市传说十大不可思议的灵异事件。

看起来还要一段时间,我被冷气吹的整个人都不太舒服,跟冥玥说了声后就往外走──本来是打算这样,不过那是什么?

玻璃门外有个人影晃过,甚至反覆移动,这并不奇怪,这条人行道本来就是很多人会经过的路,旁边还有青年活动中心,一百个人走过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门没打开。

根据我多年的观察,这是个连狗经过都会打开的超强感应玻璃门,通称耗电浪费冷气摧毁北极熊的可怕现代产物,我往门口靠近,黑影还在,但是门仍没开。

靠夭。

老一辈的说过看到鬼要当作没看到,但是对到那东西像是视线之类的瞬间我几乎呆掉,面色僵硬的看着,似乎因为注意到后黑影变得更为清晰,几乎就能看见白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那是种令人恐惧的熟悉感。

剧痛在脑袋爆开。

看着拿超厚数据砸我脑子的老姊,刚才好不容易有种就要想起来的感觉又消失了,话说我要想起来什么来着?

「你耳背喔,刚刚才叫你去填数据叫几次了!」

「嗯?喔、好。」

照着主办单位的指示把资料填妥后就只能听天命了,对于能重填的事我没有太意外,因为说到底这本来就是主办方的问题,混入了不存在的学校,明明就可以上的分数却没上,资料出错……仔细想想,他们不让我重填事情反而更严重,因为这摆明系统出错,如果我们选择更激进的手法,在这种时候让报章杂志传出「因错误资料造成高分落榜」的新闻对主办方一定很不好。

家里除了一开始用尽并法逞凶斗狠讨公道的老姊,爸妈都不太开心,妈这几天更是常常念着弄出这种问题的人生孩子没屁眼没老二之类的话,老爸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还是能从语气中听出淡淡的惋惜。

身为当事者的我没有太难过或伤心,卫禹的安慰反而有点让人不适应,但是没办法跟他同班这件事多少觉得很可惜,因为卫禹是唯一在见识到我的倒楣后还跟我当朋友的人。

在所有人都收到入学数据的那天,我也收到了,不意外的是间有钱就能读的学校,幸好他至少还在台中,离我家不远,不用为住宿或通勤多花心思,虽然有点晚,但是我可能要开始考虑半工半读,因为他的学费也不愧贵族学校之名,贵得要命。

对了,幸运同学如愿上了工科学校,恭喜他。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23 )

© 大君子 | Powered by LOFTER